北京快三平台

刘宗敏抢了陈圆圆,使吴三桂冲冠一怒为红颜,他的最终下场如何?

来源:大福读史 作者: 发布日期:2020-10-28

1640年爆发的松锦之战是明清两国继1619年萨尔浒之战、1626年宁远之战以来的又一次大规模对决。此战,明朝掏出了最后的家底,拼凑了一支兵力约13万的精锐部队。根据《明季北略》等书留下来的记录,清军出动的士卒也不少于12万。开始,明军统帅洪承畴认为清朝国小人少,其精壮男子多被征发从军,时间一长必定耽误农事导致国中饥荒,所以主张稳扎稳打,拖住清军,使其自困。但主管军事的兵部尚书陈新甲搬出了崇祯的旨令,以“用师年余,费粮饷数十万,而锦围未解,内地又困”为由,极力催促洪承畴寻敌决战。最终,进至松山的明军因为战线拉得过长,被清军看出了破绽。他们突发奇兵,仅用了一天便掘出了三道宽深八尺、宽丈余的大壕沟,截断了明军的粮道。当时,明军只带了三天口粮。在这种情况下,洪承畴别无选择,只能召集诸将同清军速战,以求摆脱困境。

明军这次调集的总兵有八位,分别是大同总兵王朴、蓟州总兵白广恩、密云总兵唐通、宁远总兵吴三桂、山海关总兵马科、宣府总兵杨国柱。从地域来看,他们都是护卫京畿的精锐之师。如果真如洪承畴所言,“置之死地而后生”,明清两军谁胜谁败还未可知。可惜,大同总兵王朴和宁远总兵吴三桂不听号令,竟于深夜时分率军突围而去。此二镇兵马一动,其他各镇纷纷效仿,导致明军阵脚大乱,终被清军彻底击败。令人诧异的是,王朴和吴三桂都是临阵逃脱,明廷后来在追究责任时,王朴被冠以“首逃”之罪论斩,吴三桂则只受到了降职的轻微处分。到了1641年8月末,吴三桂又被朝廷提拔为辽东提督。为何同朝为官,两人受到的处罚却有天壤之别呢?要明白其中的缘由,首先要搞清吴三桂的家世。

吴三桂家族的崛起始于其父吴襄考中天启二年的武进士。后来,吴襄因战功突出,又被辽西望族祖氏相中召为了女婿。这里的祖氏指的是祖大寿家族,也就是那位听闻袁崇焕被崇祯下狱,公然抗命率部离京的悍将。他为何有如此的胆气?凭仗的就是祖氏家族在辽东经营了五代且其兄弟子侄及有关亲戚、部属、心腹等均握有兵权,并遍及辽东的各个角落。不消说,和这样的显赫家族联姻,吴襄自然会仕途得意。也就是吴襄考中武进士的第九年,即1631年,吴襄已被提拔为了管辖万人乃至数万人的锦州总兵。

有父如此,有舅如此,吴三桂的仕途自然很顺畅。这里需要说明两点,一是吴三桂并非纨绔子弟,而是有实打实战功的军中悍将,如1629年率20名骑兵从数万女真骑兵阵中救出其父吴襄的壮举,再如1632年随军讨伐孔有德山东叛乱之战;二是吴三桂善于交际,如方一藻、洪承畴经略辽东时,吴三桂第一时间就拜在其门下。崇祯的亲信大太监高起潜奉命总监辽东军马时,吴三桂又认其当了义父。也正是这几种关系的相互作用,才能使吴三桂于1638年就被擢升为了宁远团练总兵。就在总兵任上,吴三桂练就了辽兵三万,加上父亲吴襄多年笼络的家丁死士,吴氏家族的势力已经超过了祖氏家族,成为了辽东第一豪族。在这种情况下,崇祯帝只能投鼠忌器。

事实证明,崇祯帝这步棋走得还算正确,得到宽大处理的吴三桂收容起松锦之战的残兵来格外卖力。在短短半年的时间里,吴三桂便重新聚集了三万兵马,其实力也一举跃居关外诸将之首。此后,吴三桂成了京中权贵争相交结的对象,他一生中最挚爱的女人陈圆圆也于此时被送到了他身边。

送来陈圆圆的不是一般人物,他是崇祯帝最宠爱的田贵妃之父田弘遇。本来,田弘遇费尽心思从江南弄来陈圆圆是进献给崇祯帝的,可崇祯帝正焦虑国事无暇顾及,田弘遇只好将其带回了府邸。其时,李自成的农民军逼近京畿,田弘遇见吴三桂手握兵权,以为一朝有事可引以为援,遂趁其入京时邀来府中相聚,并于酒席之间将陈圆圆赠给了吴三桂。可是,吴三桂家中已有妻室,实在不便带到关外,所以当吴三桂奉命出京时,又将她留在了田弘遇府邸。没想到,正是吴三桂这一留,给自己带来了冲冠一怒为红颜的骂名。

史料记载,1644年3月19日李自成攻入北京城后,便对明廷旧官进行了追赃助饷。大顺军中地位仅次于李自成的二号人物刘宗敏是追赃助饷的负责人。他打造了夹棍五千副,并于衙门或路边架设刑具,先是官吏、后是小商小贩以及稍有财产之家,均遭到了刘宗敏的拷掠刑罚。其追夺程度有多酷烈?大顺政权追赃助饷月余,所聚集的银两达七千万之巨;而崇祯帝在位十七年,三次加派饷银的总数才有二千万两。眼见京城人人自危,牛金星和顾君恩遂以民情将变劝阻刘宗敏停手。刘宗敏只回了一句话,“此时但畏军变,不畏民变,军变则不为我用,民变则可以闭门分剿,一时可尽”。

京师中的这些乱象,使吴三桂深刻地感受到李自成等人委实没有坐天下的气概。反观出身异族的大清国,从其舅父祖大寿投降后的境遇来看,切身利益还是可以保证的。所以,吴三桂为红颜之怒并不是一时的冲动,而是经过了反复的思考。当然,陈圆圆被刘宗敏霸占,也确实是一个重要因素。以后的历史耳熟能详,吴三桂打开山海关迎入清军,然后双方合力击败了李自成。李自成恼恨吴三桂引清军入关,于离京前下令除掉了吴襄一家。或许是因为陈圆圆的美貌使刘宗敏心动不已,她并未受到生命威胁,而是被裹挟西去。吴三桂对吴氏家族的一系列变故并不知晓,他此时正奉命追击农民军。就在定州,吴三桂追上农民军,并与之展开了一场鏖战。结果,农民军再次落败,军中妇女被吴军俘获者多达两千余人,陈圆圆亦身在其中。5月12日,吴三桂得偿所愿,携胜利之师返回北京。

那么,刘宗敏的下落呢?据史料记载,刘宗敏虽未被吴三桂俘虏,但山海关一战却给其造成了严重的战创。伤还未彻底愈合,八旗军以及吴三桂的关宁铁骑便杀到了关中。李自成抵抗不住,遂弃了西安逃向了湖广,可清军又接踵而至。刘宗敏不甘坐以待毙,遂与田见秀出城拒战。战斗失利后,李自成遂再舍湖广,沿长江奔向南京。行至九江,清军再次追及大顺军。刘宗敏再次领兵拒敌,掩护李自成突围。可疲惫孤军终不敌八旗骁骑,刘宗敏最终兵败被擒,旋遭缢杀。

13123456789